当苹果和英特尔分手,半导体巨头走到十字路口

作者/袁斯来

编辑/苏建勋

4月24日,英特尔发布了一份有些黯然失色的财报。营收、毛利率、净利润同比下降,净利润更是跌了41%。虽然CCG消费业务营收上涨了8%,但这背后有疫情带来的远程办公红利,而英特尔引以为傲的数据中心业务营收同比下降了20%,押注未来的IoT和自动驾驶芯片业务对整体的贡献少得可怜,不到10%。

形势对英特尔越来越不利。在刚刚结束的苹果春季发布会上,新的iPad Pro和iMac都装上了苹果最新的M1芯片,或许不久之后,我们将不会再看到基于英特尔x86架构的芯片和M1出现在同一屏幕上。

苹果正在不遗余力地扶持M1,为业界同行树立了一个标杆。未来或许会有越来越多有实力的厂商逐渐替换掉英特尔的x86,开始使用ARM架构的自研芯片。

英特尔还有其他需要担心的事。自家工艺进步缓慢,被人戏称为“挤牙膏”,同样生产x86架构的对手AMD四年更新了3代架构,和台积电合作后,在制程上也突飞猛进,2019年就发布了7nm处理器。英特尔架构没更新,7nm的Meteor Lake 2023年才能问世。

比时代慢半拍的英特尔,想重新追上正跑步前进的对手们。它甚至重新捡回了自己的代工厂业务,称之为“IDM 2.0”,要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投资约200亿美元,新建两座晶圆厂。

英特尔仍然是一家屹立不倒的公司。有700多亿美元的收入,在PC、服务器处理器领域稳坐头把交椅。只是,在摩尔定律都已经濒临失效的当下,错过几年就是错过一个更新代际,对未来或许会造成指数级的伤害。

英特尔的危机并非在当下,而在未来。

腹背受敌

这是英特尔新CEO帕特·基辛格上任后的第一份财报,并不算一个好的开局。摆在他眼前的问题很严峻,英特尔正在自己耕耘已久的领域失城。

英特尔的毛利率连年下降,2019年就跌破了60%,为58.6%,2020年继续下降到56%,净利润更是下跌了双位数。

虽说疫情造成原材料上涨,英特尔在这样的大环境中难以独善其身。它的对手AMD各项数据却表现抢眼,2020年,AMD的营收为97.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5%,毛利率也有2%的提升。 比较之下,英特尔要么生产投入没有收到成效,要么产品竞争力不复从前,不得不降低价格。

英特尔属于IDM厂商,从研发到生产大包大揽,相较于已经将生产全部外包的AMD,模式更重。

对研发向的公司来说,必然要投入重金在新技术。然而,英特尔大把砸钱在制程工艺的更新上,良品率问题迟迟无法解决,无法推出新产品,只能依靠低毛利的PC老产品赚钱,毛利和净利下滑也不足为奇。

AMD则迅速抢占市场,和台积电合作,在2019年就推出了Zen2架构的锐龙、霄龙处理器,制程为7nm。

从14nm到10nm,英特尔整整卡了5年。等到2020年10nm芯片姗姗来迟时,戴尔首席财务官汤姆·斯威特难掩情绪:“显然,我们对他们的延迟感到非常不满意。”

当然,英特尔和台积电、三星在工艺制程计算方式上有区别,台积电7nm晶体管密度和英特尔的10nm芯片相当。但当10nm芯片发布时,AMD基于ZEN2架构的锐龙3000、4000系列已经有多款成熟的消费级产品上线。能用上英特尔10nm芯片的产品至今仍寥寥无几。

这让人们不得不担心,英特尔客户们的耐心还能维持多久。

更让投资者们忧虑的是英特尔DCG数据中心业务营收的大幅下降,它才是英特尔押注的未来。

2021年第一季度,云端服务商的芯片订单骤降了29%,英特尔对此的解释,是客户们正在消化库存。但投资人们却在担心,因为英特尔新产品延迟,客户已经转投他人。

2013年英特尔提出“以数据为中心”的转型战略,8年过去,在数据中心芯片领域,英特尔拿下90%以上的市场份额,短期无可撼动。

对手们在默默地侵蚀这块市场。2020年第四季,AMD在服务器芯片市场的市占率上升至7.1%,增加了2.6%,今年还发布了基于Zen 3架构的霄龙处理器,瞄准的也正是服务器市场。

甚至本行不是造CPU的也要来切蛋糕。在刚刚结束的GTC 2021大会上,专注于GPU的英伟达发布了首款基于ARM架构的服务器处理器Grace,英特尔股价当天就跌了4%。

不可忽视的是,英特尔仍然在服务器领域有自己的护城河。除了CPU,他们还有数据存储、联网、AI等等一系列协同运行的产品。但AMD也在补齐自己的短板,计划以30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全球最大的FPGA厂商赛灵思,而FPGA主要会用于通信、数据中心、边缘计算、人工智能等领域。

英特尔的确找到了一个前景广阔的市场,也打下坚深的地基。但如果不加快新品更新速度,在白热化的竞争中,英特尔会逐渐失去自己的先发优势。

IDM2.0能否带来转机?

英特尔对自己的境况心知肚明,IDM2.0战略提出就是一个最好的佐证:他们想要夺回自己在半导体领域曾经的辉煌。这个计划野心勃勃,不仅要建设7nm晶圆厂,还将代工业务划分成独立的代工服务事业部(IFS),直接向CEO 基辛格汇报。和台积电、三星抢地盘。

英特尔显然看到了代工的巨大而诱人的前景。早在2010年,英特尔就在为半导体公司Achronix做过代工,诺基亚也用过英特尔的行动芯片。2012年,英特尔产能过剩,又进一步开放了代工业务。

英特尔对代工这件事一直很暧昧。他们是一家IDM公司,精力都在生产自家产品上,有余力才会开放产能,这部分业务一直无足轻重,断断续续,更谈不上是战略重心。英特尔前发言人乔恩·卡维尔解释过,Intel目前的重点是设计自己的产品,而非为竞争对手代工。2018年12月,他们干脆决定关闭旗下的客制化晶圆代工业务。

仅仅过了一年,英特尔又要重新杀回代工领域。在他们离开的2年,半导体市场经历了疫情后的极度缺芯,全球对芯片的需求达到了饥渴的程度。而PC市场虽有疫情刺激有所回暖,不过是一剂疗效不久的强心针。英特尔必须找到新的增长点。

这次他们总算铁了心要做代工,但华尔街对IDM2.0心存疑虑。Atlantic Equities 分析师 Ianjit Bhatti认为:英特尔提前投资要等到2025年才可能盈利。他干脆说道:“短期内 (2 至 3 年内),英特尔恐怕无法应对 AMD 的市占率飙升。”

根据金融提供商Refinitiv调查, 40 位分析师有 26 位将英特尔评为“持有”或更低的评级。

如今重回代工行业,英特尔面临的对手比从前棘手许多。台积电、三星连续扩产,三星计划未来十年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扩大芯片业务。况且,他们在制程上领先不少,台积电已经宣布在2021年底将完成3nm工艺芯片的小批量流片试产。杰富瑞分析师马克·利帕西斯认为,英特尔在芯片制造上至少落后台积电2.5年。

这并不意味着英特尔毫无机会。市场对芯片需求日益高涨,当前的产能缺口巨大,英特尔是全球少有的有先进制程能力的工厂,如果他们10nm和7nm持续投入,并尽快对外开放,必然会对台积电和三星带来冲击。Intel CEO基辛格表示,今年晚些时候,10nm工艺的产能就会超过14nm工艺。PC市场的深厚积累为英特尔换回了时间。

过去多年,英特尔最大的问题就是战略反复,拎不清重心。他们似乎每次都进入了正确的行业——移动芯片、自动驾驶,可都没有做出成绩。说到底,还是PC和服务器的安稳钱挣得太过顺畅,以至无法迈出革新的一步。

大刀阔斧地投入后,真正走出舒适区对英特尔更重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