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股权转让一事有3种可能性 俱乐部已想好备用名

来源:足球报 

记者刘翔宇报道一个名字值多少钱,国安告诉你,也许是几个亿的真金白银。

一场中超历史上最为复杂、最为昂贵的“保名行动”正在进行中。最新的进展是,中信集团已经将其所持有的国安俱乐部股权“挂牌”。

此举不但表明了中赫、中信双方对于保留“国安”二字的强烈意向,更是已经付诸于实际行动。迈出这重要的一步,也为双方接下来的谈判和具体运作赢得了更充足的时间。

为了尽可能保留住“国安”二字,最近一段时间,中赫集团和中信集团双方一直在就股权转让一事进行协商。

足协的规定很明确,俱乐部名称中不得含有俱乐部任何股东、关联方或控制人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要想保留住“国安”,只有一条路可走,即中信将其所持有的俱乐部股份全部转让出去,由中赫或者第三方公司接手。

说起来似乎很容易,但具体操作起来却极为繁杂,这其中除了涉及到股权交易之外,还有国有资产转让等一系列复杂程序。但一切的前提是,中信、中赫双方有促成此事的意愿和决心。

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于1992年12月29日,是中国大陆成立时间最早的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其前身是北京足球队。

1992年12月,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由北京市体委、先农坛运动技术学校和中信国安实业发展总公司共同建立。1997年2月,俱乐部变更为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直属经营管理。2003年12月,俱乐部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由中信国安集团公司和北京国安建设有限公司两家股东共同出资。

2017年1月24日,中信集团对国安俱乐部进行增资扩股,中赫置地有限公司成为大股东,控股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拿到64%的股权,中信集团保留了36%股份。与此同时,俱乐部更名为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

经历了28年的风雨,“国安”二字在北京球迷心中早已超越足球本身,成为了一种信仰。国安也已经形成自己的足球精神和足球文化,在中国足坛独树一帜。

中赫集团董事长周金辉在接手国安时就曾表示,俱乐部不会更改名称,“宁肯不用中赫,也一定要保留国安。”事实证明,中赫是一家负责任的企业,周金辉对于这支球队有着浓厚的情怀。

作为国安的缔造者,中信集团在2017年出让股权,但保留了一部分股份,证明了他们也并没有想全完抽身离开。如今挂牌转让,也证明了中信的意愿,即使以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为代价,也希望尽可能将“国安”保留下来。

足协关于更改中性名设定的第一个截止日期是2020年12月31日。考虑到具体问题的复杂性,很难短时间完成,国安俱乐部在此之前向足协申请延期三个月,足协方面给出的回复是先宽限到1月31日,国安需要在此之前提供出股权变更相关资料,延期申请才可能获得批准。资料包括但不限于:国有资产管理机构同意转让的正式批复,或产权交易机构挂牌交易的公函,或双方盖章的股权转让协议。

1月29日,“截止日”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股权变更一事有了实质性进展。中信集团向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36%的股权。

挂牌的意义在于,除了表明双方已经开始行动外,最重要的是在足协这边又争取到了宽限的时间。按照12月31日的时间点来计算,国安名称是否能留住,在3月底之前需要有结论。

股权交易挂牌既是明码标价,根据北京市产权交易所公示材料,中信转让国安俱乐部36%的股份,标出的转让底价仅为1元钱,所谓的“白菜价”。而这一元钱也有其自身背后的逻辑。

首先,转让底价并不等同于最终的交易价。所谓的底价,是不低于这个价格,网络竞价后,价高者得,中赫作为原始股东具有优先购买权。

另外,还需要明确一点,2017年初中赫入主国安时,通过的是增资扩股的方式,拿到的64%的股权,而并非收购股权。增资扩股后,中赫成为国安俱乐部大股东,其允诺并且在随后实际上拿出了35.5亿的资金,来运营国安俱乐部。这35.5亿并非为了购买股权而打进了中信的账面上,国安俱乐部的估值也并不能按照这个价格和相应的股权而进行简单估算。

中信所持有的36%的股份是国有资产,涉及到转让时,需要经过专业机构进行评估,给出具体的估值。这次关于国安俱乐部的股权转让也是聘请了专业的评估机构进行评估后,最终给出了底价。

作为国内最好的俱乐部之一,国安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都算得上中超顶级,但与此同时,也要注意到球队现存债务。

根据此次挂牌披露的信息,国安俱乐部总负债高达17亿多,而且这只是目前的数字,接下来还有可能增加。足球俱乐部并不算是良性资产,这是中超俱乐部普遍所面临的尴尬现实,所以评估机构给出1元的估值也并不奇怪。

意向方可以和中信就转让价格进行协商,但在接手股权的同时,也将承担相应的债务,按照17亿的36%对照下来应该是6亿多,而且未来还要按照股权比例向俱乐部进行注资投入,这看起来的“便宜”实际上非常“烫手”。

作为收购意向最为强烈的中赫,又不能简单地按照比例去核算数字,毕竟过去几年中赫的投入已经远超35.5亿这个数字,如何与中信在股权交易方面找到相互的平衡点,是双方近期反复谈判的重点。

按照相关规定,在中信挂牌之后,将经历20个工作日的公示期。考虑到中间还有春节假期,留给中赫和中信具体去运作的时间也不会太充裕。

事行于此,接下来无非三种可能性。一是中赫接过中信的股份,俱乐部成功保留“国安”两个字,这是最理想的结果。再有可能,是第三方公司进入,拿到中信所持股份,这种操作也可以保留国安的名字,但其他公司接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最后一种结果就是挂牌公示后无人问津,中赫与中信方面也没有谈拢,各自继续保持原有股份,国安俱乐部要更改名称。虽然这是多方最不想看到的结果,但面对可能发生的事情,俱乐部方面此前已经做好准备,想好了几个备用名称。

最近几日,周金辉依旧在为促成股权转让而努力,双方高层不断交流。上周五,也就是在中信挂牌的当日,国安俱乐部临时发布通知,周一将进行中赫集团的发布会,内容应该与股权转让相关。周金辉在周一的表态,将为这次报名行动最终的走向定下基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